全球顶级资产管理机构巅峰对话:KKR与PIMCO的成功路径以及它们对资产管理行业发展趋势的最新看法

  KKR的两位创始人——Henry Kravis和George Roberts联手打造了全球私募股权行业,使得KKR在业内通过创新实现了巨大的规模跃迁,管理规模由起家时的12万美元发展至接近5000亿美元。

  但KKR的成功不止于此。其不仅在海外市场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开拓中国市场中亦取得了较为不错的成果。截至2020年末,KKR在中国投资了40余家公司,总金额超过60亿美元,单笔项目投入在2.5-3亿美元,涵盖农业、食品、金融、消费、互联网、教育、医疗等领域,其中不乏有投出中国互联网巨头字节跳动的优秀案例。

  作为一家“美元PE”,KKR很好地解决了令大多数外资基金困扰的“不够本土化”难题,KKR成功的核心是什么?它对未来私募股权行业的发展趋势又有哪些看法?

  在资产管理行业的另一端,PIMCO是全球最大的固定收益资产管理者,也是顶级的二级市场投资机构。自创始人Bill Gross离开以来,PIMCO的管理规模不但没有下滑,反而越战越勇,继续捍卫着自己的王者地位。那么,国内的资管机构可以如何借鉴PIMCO的发展经验,而PIMCO又是如何看待中国债券市场未来发展的?

  2021年12月3日,由国泰君安证券主办,国泰君安证券资产管理公司、国泰君安创新投资公司、华安基金共同承办的国泰君安2022年资本市场云端年会资产管理分论坛暨上海资产管理峰会——“全球视野下的资产管理”在云端开幕。论坛中的全球资管机构巅峰对话环节备受瞩目,因为KKR集团合伙人兼全球宏观与资产配置主管Henry McVey,以及PIMCO全球分析主管Ravi Mattu,两位从业超过30年的行业大佬在国泰君安资管基金投资部总经理兼投资研究院院长李少君博士的提问下,分享了所在机构的成功经验,并探讨了全球资产管理行业的趋势和洞察。

  KKR集团合伙人兼全球宏观与资产配置主管Henry McVey指出,考虑资产管理业务的发展时必须做对四件事,包括整合资源、好的投资组合管理、好的投资组合建设、重视金融科技。

  KKR成功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公司文化以及创新精神。KKR的两位创始人,Henry Kravis和George Roberts打造了全球私募股权行业,使得KKR在业内通过创新实现了巨大的规模跃迁,管理规模由起家时的12万美元发展至接近5000亿美元。在取得规模上的成功的同时,KKR在业务广度上也颇有建树,在信贷、房地产、基建等方面都进行了探索,并积极拓展海外新市场。同时,KKR转变了客户服务重点,由单纯的买卖关系转变为真正为客户的资本结构考虑。

  面对相同的问题,PIMCO全球分析主管Ravi Mattu认为:为客户提供Alpha收益是PIMCO公司所追求的目标,也是他们通向成功的重要因素。PIMCO始终保留着举行投资委员会会议、周期性论坛和年度论坛的传统。通过分析师、公司高管和各界专家的思想碰撞及专业交流,紧追市场形式,展望未来趋势。其次,PIMCO在各个领域中都拥有专家以及优秀的人才,拥有博士学位的员工占比超过50%,这使得PIMCO可以高度发挥智慧型组织的作用,将员工的知识能力映射到投资流程中,进一步优化投资组合。

  第一是KKR立志于扎根到投资所在的当地社区,实现一切工作的本地化。KKR在中国地区想营造的投资文化是“了解中国政府和中国消费者想要什么,并根据这些趋势进行投资”。KKR通过持有股权进行5至10年的长期投资,立志做所司的真正的合作伙伴,争取股东的成功,也争取员工和社区的成功。

  第二是KKR顺应了亚洲社会的发展方向,大力进军基建领域。2005年KKR在亚洲成立了一支非常小的基金,如今KKR刚刚募集完成了一个150亿美元规模的投向基础设施领域的私募资金,这是该领域最大的基金之一。KKR立志于通过提供解决方案与监管部门合作,与政府当局合作,以实现差异化的布局。

  作为资产配置和宏观研究的资深从业者,Henry McVey提到了他目前在宏观领域的四个关注点:一是高投入成本。这一轮的复苏将远快于市场预期,因此通胀压力很大,现在中国PPI(生产者价格)指数高于CPI就是一个映证,而KKR认为这种宏观条件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将持续。二是重塑全球化格局。供应链正在重构,当代人们想要的是供应链具有更强的弹性。三是气候变化。目前世界正在经历一段天气、炎热、风力、霜冻导致不同结果的时期。这可能会影响生产线、影响商品采购能力、影响人们进店购物的能力。四是国际关系和监管环境的重大改变。明确政府的关注点可以更好的与中国政府进行合作。

  在这一问题上,PIMCO的Ravi Mattu提到,有一些人们短期无法控制的因素确实是资产管理行业的根基。比如很多研究发现英美法系比大陆法系能够更好地促进金融行业发展。在美国和英国,企业债券市场的发展非常繁荣,对大多数公司来说是首选的融资方式。而在德国,大多数企业信贷是基于银行贷款。因为前者会造就更加活跃和有流动性的资本市场,因此也会拥有一个更繁荣的资产管理行业。

  但Ravi也表示,中国在金融市场,尤其是交易端的发展已经有了质的飞跃,因为中国的金融市场直接从电子化平台开始,跨越了欧美传统的喊单和电话模式,因此在新时代具有领跑的先发优势。Ravi Mattu同时提出,如何促进企业债券市场的进一步发展,以及满足投资者对流动性的要求,将会是中国资产管理行业在接下来的道路上需要解决的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Henry McVey提出了四个方面的建议:首先是优化营商环境。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方便获取资金、获得人才,方便外资公司经营、并享受生产商提供的最佳产品。其次是提升投资控制权,中国市场可以考虑提升外资私募的投资控制权。再次是改善外商直接投资。长期投资资本一直在寻找的就是稳定的政策。对于5到10年的投资,如果监管环境发生变化,投资者将没有办法及时推出。最后是拓展退出方式。资管机构在投资的最后都需要退出。退出可以以出售的形式发生,也可能以IPO的形式进行。因此,与政府合作拓宽退出方式,将确保了可投资标的的深度和广度,从而真正能够大力改善中国的经济,并帮助中国实现增长目标。

  Ravi Mattu则对中国债券市场给出了两点发展建议:第一是提升市场规模。中国债券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且政府债券在中国市场占比很大。如果企业债券市场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扩大,那么中国将会有一个强大的固定收益市场。第二是允许各类投资者的存在。Ravi Mattu提到,像PIMCO或其他对冲基金等参与者的存在有助于优化整个生态系统,帮助市场变得更加活跃,更具流动性。(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hopping car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