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说唯有死者才能看到战争终结:评《黑鹰坠落

  (本文由Dreamers电影评论授权作者 Wenchill 原创,原发书评影评艺评)

  1992年,全世界在电视新闻中看到了被饥饿和内战折磨的索马里人。其实这样饿殍遍地,血染黄沙的凄惨在非洲大地随处可见,只是如果这些不幸在记者镜头之外,太平犬们就很难会对乱世人的痛苦感同身受。处于文明世界的国际社会决定为他们看的见的痛苦表示一下自己的同情。救援物资源源不断地送到索马里。然而掌势的军阀并不在乎平民的死活,他只在意这些物资能养活多少士兵。难民的鲜血浸透了本来用于救济他们的粮食,巴基斯坦的维和人员不明不白被剁成了肉酱。为了根除这一切灾难和罪恶的根源——军阀艾迪德,美军准备出手了。

  对艾迪德采取行动之前,美军先抓捕了为其提供武器的军火商奥托,后者被捕后冷言相讥:“这是内战,这是我们的战争,不是你们的。”“三十万人死亡或被捕,这不是战争,奥托先生,这是种族屠杀。”

  天赋人权,至高神圣。加里森将军寥寥数语解释了美军这次军事行动的原因。不管是不是别人的战争,我们都要为同类生而为人的权利和尊严而战。基于以上,代号“Irene”的突袭行动正式开启。

  希望能给这片土地带来改变的游骑兵小队长马特,虽然是领队长官,但自己和其他队员一样没有实战经验。马特问新兵贝克彭:“你杀过人嘛?”

  “煮咖啡是一门学问,不能太粗,也不能太细。”文员约翰尽管满怀参战激情,但从海湾战争开始一直负责内勤,而他能参与此次行动是因为一名队员打乒乓时弄伤了手。“你不用灌水,我们晚上就能回来。”“夜视设备也不用带。”“只要担心不被他们的石头砸到就好,索马里人的枪法很烂的。”“Rangers,lead the way!”总而言之,游骑兵大队的小伙们个个都充满激情,准备大干一场。

  而以胡特为代表的三角洲部队老兵们则显然沉稳的多,虽然他们也未必料到前路会如此多艰,但他们的期望也仅仅是把所有人都活着带回来。

  摩加迪沙的忧郁(Mogadishu Blues),是汉斯季默为影片做的的一首配乐。

  摩加迪沙,索马里的首都,非洲东部的一个海滨城市,历史名城,风景胜地。当地教徒们在灿烂晨曦映衬下祈祷的虔诚身影, 美军黑色MH60直升机在碧海白沙上飞驰而过,氤氲在凄美动听旋律中的,却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故事。

  置身在沙漠的修罗场,看着地面上裹着粗布的尸体,生命就像沙砾一样,随晚风摇曳到未知的彼岸。空中盘旋的黑鹰战机,贫民窟里的嘈杂吵闹,还有悍马车队鱼贯而出的美军基地,剃着锅盖头的士兵和集体吸毒后狂热高举着AK47的索马里民兵一一被时空的漩涡强力卷进一场死神盛宴。

  在这样奇怪的氛围下,他们登上了那架不久之后就将坠落的黑鹰直升机。命运就是这样,总是在你以为不会出问题的时候掉链子。抓捕行动因为游骑兵大队新兵贝克彭的意外坠机而演变成一场噩梦。两架黑鹰相继坠落,没能按计划撤离的美军陷入索马里人海啸似的攻击狂潮。

  旋转着冒烟螺旋桨的黑鹰战机,挂着鲜血和玻璃渣的破碎悍马,此时的摩加迪沙已不是落日黄昏下那个静谧幽远的古城。从塔上传来的祷词,仿佛地狱深处涌出的梦呓和诅咒,残酷的追魂曲萦绕在美军的脖颈上慢慢套紧。还记得老电影里的经典台词嘛?“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百余名美军像不得不滴入海绵的水一样,在一座意外地充满敌意的城市里,在排山倒海的仇恨与愤怒下,这些军人显得相当渺小、脆弱,不知所措。

  看着被RPG击穿的残破悍马,被民兵淹没的坠落黑鹰,受伤的士兵慢慢的安静下来。

  只有降临的夜色让战场安静下来,这是一个古老而奇怪的民族,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坚持放下手中的武器,跪向天空的一方,向他们心中的神祈祷,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此时的美军腹背受敌,四面楚歌。满城的民兵拿着AK47和石头加入了抵御外敌的巷战中。

  装备简陋就拿高精端毫无办法嘛?师从二战德军反坦克榴弹发射器的RPG,操作简单,易于携带,单兵杀伤力极强,每当他们喊出 RPG的时候,伴随着翻腾的热血和激增的肾上腺素,又有生命湮于无情的炮火。

  折翼的黑鹰还能代表文明世界与落后的野蛮对决嘛?摩加迪沙群众如蝗虫一般涌到坠机地点,手持石头投掷着自己的愤怒。石头代表着原始的力量和蛮横的规则,代表着对文明的敌意和恶毒的宣泄。公元4世纪为保护真理的埃及杰出女数学家希帕提娅不幸死于基督暴徒的乱石之中,悠悠千年之后,轮到象征着世界第一强国霸权与骄傲的武装力量奄奄一息瘫倒在地重复着这样无力的被侮辱与被损害。

  这个时候的索马里平民没有意识到这些美军也许是来拯救他们的,然而就像开篇的时候,军火商讲的,这是内战,这是我们的战争。

  显然,对于这片古老的黑色土地,民主和进步是不能强加的;对于在索马里的黑色人民,只能让他们在阵痛中自我进步。给濒临饿死的人强行导食最容易被其反咬,这是人体自身机能的应激反应,对长期囿于野蛮内战的落后部族,其亦如是。

  这些美军士兵的忧郁和悲哀正在于此,以为能改变什么,期待能改变什么,实际却恰好相反。

  穿梭在到处都是暴民的街道,悍马车队一路遭到疯狂阻击。很快就有了第一个阵亡的士兵。救援行动步履维艰,一百多名美军士兵面对的是五千多武装的暴民,伤亡开始加剧,紧接着第二架黑鹰坠落,游骑兵在第一架黑鹰坠毁处设立了防线,而第二架黑鹰被当地人围攻,然后就是全片最让我动容之处,第三架黑鹰上的盖里和雷迪中士主动请求下去救援,在第二架黑鹰残骸旁上演了一幕“荒诞而伟大的英雄史诗”,嗯,荒诞而伟大,几乎也可以用它来描述整个“Irene”行动。寡不敌众的他们死得惨烈,生还的驾驶员不幸被俘。

  夜幕降临,各队人马在游骑兵所设防线集合等待联合国装甲车救援,难得的平静之后是激烈的夜战,悲壮氛围再次生起。随着空军和地面装甲部队的支援相继到位,局势终于稳定。长夜总算过去,噩梦终将结束。

  一夜鏖战,黎明到来。联合国维和部队的装甲车载着美军冲出索多玛般的人间炼狱,两小时枪林弹雨的积淀,终于献出了艺术化的写意尾声。没能坐上车的游骑兵队员小跑跟队,抵挡着最后的零星袭击,导演用缩短景深的远焦镜头滤去了美军惶惶然如丧家之犬的狼狈,将著名的摩加迪沙长跑描绘成诗意而浪漫的理想主义悲歌,天蒙蒙发白,曦光挣脱了阴晦的云霭,蜂拥而至的索马里人夹道“欢送”体能接近透支的锅盖头,人数的反差,表情的反差,在慢镜头和喧嚣渐弱音乐渐起的氛围中,满是无尽的悲凉和复杂的情绪。

  美军走了,索马里局势还是一如既往的凶险混乱。三角洲,游骑兵,有些人踏上了归途,结束了噩梦般的军旅生活,有些人,则重新背起枪,继续走在这条路上。

  当看到三角洲士兵不慌不忙的漂亮点射,戴着金链子和花头巾的凶恶民兵却粗野散乱地一顿滥打时,当看到突击队员用弹夹轻敲头盔,以避免供弹故障,拿枪的黑人小孩却不慎打死了带着他打仗的民兵时,当游骑兵菜鸟被告诫远离墙面,避免被流弹击中,与其交手的民兵却必须依托墙体做掩护,没有足够的心理素质在对射时呆在更暴露也更安全的位置时,这样悬殊的伤亡比也就不难理解了。

  也许更早,在美苏两级争霸,加剧非洲乱局的时候,在“拿着圣经”的西方人遇到“拿着黄金”的非洲人并用坚船巨炮强迫两者互换的时候,在蒸汽的轰鸣打破了地中海以北的静谧,南边的古老文明却尊严尽失,曾经代表人类最杰出智慧的黑色大陆却万马齐喑的时候,这样的结果就已然注定。摩加迪沙只能给这些士兵不堪回首的狼狈过往。这个民族用来回敬美国人热忱和理想的,可能是AK47,可能是人肉屏障,可能是手持式火箭弹,更可能是在一片焦土和瓦砾中随处可拾的石头。

  “贝克彭问我,什么改变了,我们为什么要回家。我说,什么都没变。但这不是实话,一切都变了,我也变了。我朋友问我,为什么要参与别人的战争,你觉得自己是英雄嘛?不,我不想当英雄,我们都不想当英雄,可时势造英雄。”

  《黑鹰坠落》本不是好莱坞特色的英雄赞歌,它并不想歌颂什么,渲染什么,只是单纯地像一部纪录片一样描述一个悲剧。但相信每个看过影片的观众都会被这群美国军人感动:为年轻的游骑兵队员,为他们的理想与勇气,为沉着的三角洲部队老兵,为他们的责任与坚韧,为所有参战军人,为那一句“Leave no men behind!”

  如今的索马里,仍旧血腥混乱,落后野蛮,偶尔因为猖獗的海盗,再次听到关于这个地方的消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Shopping car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