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切尔西19年梦一场

  一个普通周四上午,富勒姆百老汇人流不多,十点来钟,逐渐有零散的球迷,走向斯坦福桥球场外的切尔西专卖店。

  3月10日是一个俱乐部比赛日,不过是去到诺维奇的联赛客场,因此斯坦福桥比较安静。这个时间来购买纪念品的,往往是一些旅游球迷。

  一群从马来西亚到伦敦度假的游客,兴致勃勃地在专卖店里选购商品,还没来得及交款结账,突然几个保安走了过来,请他们放下手中商品并且即刻离店:

  就在马来西亚游客购物的10分钟之前,英国政府宣布,对包括阿布拉莫维奇在内7名俄罗斯富豪在英的资产进行冻结。

  这当中影响最大、消息传播最迅疾的,当然是阿布旗下的切尔西足球俱乐部,不久前问鼎世俱杯冠军的欧冠卫冕球队。

  资产冻结制裁,完全出于政治原因,制裁公告里也没有任何避讳。过去两周,关于阿布在英资产将被冻结的说法,早已四处流传,只是不知道第一只靴子何时落地。

  阿布有过快速反应,首先想将俱乐部交给切尔西慈善基金会托管运营,但这一尝试很快宣告失败。

  随即阿布宣布出售切尔西俱乐部,并且引来包括美国、瑞士、土耳其、英国等多家财团机构的商谈,不过阿布初始要价30亿英镑的出售,要想迅速完成,显然也不现实。

  而英国政府在3月10日宣布冻结其资产,直接将切尔西俱乐部的现时运营和未来前景,掷入了一个巨大旋涡。

  阿布急于出售切尔西,是早对制裁有所警觉,但这样高价的一个俱乐部,他在过去19年时间,投入超过15亿英镑,交易成本太高,急于出售,潜在买家反倒会以慢打快。

  制裁令颁发后,阿布在俱乐部的几位代理人,第一时间和英国政府沟通,得到的回复——是继续出售俱乐部的可能性存在的,但需要得到英国政府另外颁发的一份执照才能操作。

  英国政府想要确保的,是俱乐部股权变更和交割即便完成,销售所得也不能有丝毫流入阿布手中。

  虽然制裁令里,对球员、教练和俱乐部工作人员薪资的继续支付,有“按原合同执行”的允许,可切尔西俱乐部的现金流并不理想。

  有报道说现时俱乐部账面流动资金只有1600万英镑,如果不能销售球票获得一些即时收入,未来媒体版权等收入到账后,政府的干预同样会产生威胁。

  因此有俱乐部高管表示:“如果不能允许俱乐部正常运营,赤字将会暴涨,俱乐部很可能一夜。”

  连带影响已经发生,切尔西最大的几个赞助商,像胸前广告的电讯运营商Three已经暂停和切尔西的合作,并且要求切尔西去除掉球衣胸前logo;现代汽车也在“评估”合作关系;装备赞助商Nike,作为美国企业,势必有政治站队的巨大压力。

  制裁禁令一出,现时的交易谈判当然暂停。阿布出售切尔西本来就不容易,因为切尔西这19年来的繁荣,全部建立在阿布源源不断对俱乐部输血基础上——俱乐部竞技成绩彪炳,然而自身营收能力,和欧洲传统豪门还略有差距,斯坦福桥不到42000人的容量,也制约着俱乐部收入的提升。

  阿布尝试过多次翻修扩容球场,或者另建新主场,却屡屡失败,在寸土寸金的伦敦市中心,新球场难度太大。

  俱乐部要维持长久竞争力,势必要突破斯坦福桥这个容量瓶颈,突破本身,又是一项巨大成本,对未来买家而言,更是如此。

  制裁禁令,阿布早有意料,俱乐部和万千切尔西球迷,则被洪流席卷,不知未来方向。英超联赛,也在制裁面前,没有任何应对反应……

  时间来到3月10日晚,切尔西客战联赛垫底球队诺维奇,主教练图赫尔和队员们肯定受到了禁令新闻影响,但球场上表现依旧出色,开场不久2球领先奠定胜局。

  比赛临结束时,随队出征客场的切尔西球迷,齐声高唱嘲讽主队球迷:“你们要降级了!”(“You’re going down”)。主队球迷的回应是:“你们要破产了!”(“You’re going bus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Shopping cart

close